240 发简信
  • 120
    立冬次日诸城大雾

    路无百尺深 日有三两痕 迎岸垂钓者 闻声不见人 (20221108-诸城)

  • 120
  • 120
    我赤身躺在路边

    我赤身躺在路边 被电线上的一只鸟看到了 两旁的玉米地里,草虫叽叽 早班飞机离开屁股朝天的城市 穿云过海、轰鸣而去 半昏中,很想睡一下 在仰面朝天...

    0.3 58 0 1
  • 120
  • 120
  • 120
    黑暗中一声枪响

    24 耳鸣稍稍缓解之后,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在高德人历史上,有一种刑罚叫“黑暗中一声枪响”——对于身犯死罪的人,法庭会根据其一生得罪的人个执行人...

  • 120
    这年,为何如此寡淡

    这是我过的最寡淡的除夕 没有之一 除了无节制喝酒吃肉外 拿不出任何证据说:今天过年 早晨醒来,世界格外宁静 我翻开手机日历确认:腊月廿九 没错,...

  • 120
    过年了,有什么可以让我感动一下?

    过年了,有什么 可以让我感动一下? 一阵风、一场雪、一顿酒、一席话 或是一曲吹皱心湖的歌? But, nothing 只有岁月的恒流穿过身体时 ...

    1.3 82 0 3
  • 120
    世界还在,但你在哪

    每一次,我仰望 星空,呼唤你的名字 你都听到了么? 每一次,我像一条小河 奔向你,那岸边摇曳的花香 是否亲吻了你的脸庞? 每一次,当冬天的晨雾 ...

个人介绍
用这一生的影,追寻来世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