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牢骚:我在想……

    我在想…… 文:云走丢 我在写《太液池》的时候就在想,我到底要写一群怎样的人?他们应该就活在当下的俗世,不在远古,不在云端,虽然人的处境古往今来...

  • 脑洞:童年

    童年 文:云走丢 我也不知道我哪儿来那么多暗黑记忆,反正我记得童年没几件特别快乐特别值得高兴的事儿,不理解好多人的怀旧情绪是从哪里来的。 对好多...

  • 废稿:妃子

    妃子 文:云走丢 从前有一位妃子,我们姑且称她为薛娘娘好了,她的夫君是大大天地间一个小小王国的君主,名字叫韩德真。像其他许多小小王国的君主一样,...

  • 牢骚: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的母鸡

    (俩月没写了,赶紧多发几篇压压惊……)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的母鸡 文:云走丢 说什么我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 我不知道女人们在想些什么。我听说有...

  • 脑洞:沈难逑的肉体胜利和精神落败

    是,武则天和沈南璆。 文:云走丢 有人喜欢猜别人的心思,喜欢猜想别人在他看不到的场景中呈现的样子。比如说在师生关系中,学生们被教师的威严所刺激,...

  • 废稿:劈柴,挑水,种地

    我也疼你。 文:云走丢 蒜苗是个农家女,家住村西头,成天劈柴、挑水、种地。十七岁上挑了村东头的男人做丈夫。别人问她为啥不要邻家小伙儿,她说兔子不...

  • 脑洞:飞机

    “这两样遗憾能并列吗?” 飞机 文:云走丢 顾纯如坐在飞机上,飞机在空中颠簸,中度颠簸。其实也就颠了一分钟,她觉得能有俩小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

  • 废稿:小偷

    小偷 文:云走丢 我家住二十七楼,即便这般高,窗外还是装了防盗栏。 我是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每晚睡觉之前,都要打开衣柜,看看里面是不是藏了个活...

  • 牢骚:昨天的祸水今天的绿茶婊明天的直女癌后天的女王

    昨天的祸水,今天的绿茶婊,明天的直女癌,后天的女王 文:云走丢 “其实也是个老话题啦,就是漂亮女孩为什么老招同性的嫉恨?” “谁说的?我是女的,...

个人介绍
这里是一些废稿、脑洞、牢骚和歌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