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月‖不知江月待何人(二)

    我这样的小人物,固然是见不到天帝。 安排我职务的是一名司命星君,起初我也不知道他是司命星君,只听旁边的仙友一会儿唤他司命,一会换他星君,我想连起...

  • 120
    鹤唳华亭(结局)

    摘抄至原作者 当十五岁的清秀少年再踏进这座宫苑的时候,这座宫苑已经属于他的统辖范围,所以他没有遭受到任何阻碍。 暮春的午后东风泛过,...

  • 还君初相见

    我是真正的容乐公主,与容齐哥哥初次相见的场景越来越模糊,我盼着与容齐哥哥再次相遇,却又希望他不要来得那么早。 来黄泉已经不记得多少年了,人间一日...

    1.3 92 0 6
  • 120
    说说重庆之旅吧

    一开始,因为我孤陋寡闻之故,并不知道西南大学在重庆。在我得知要去西南大学以后,我才知晓我买的票要到重庆,也才知道西南大学在重庆。 不出去走走,不...

  • 120
    我欠《鹤唳华亭》一个道歉

    之前和朋友聊过小说《鹤唳华亭》,一致觉得这本书过于强调古文格调,逻辑思维有些混乱,人物心里活动描写过多并且出现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值得肯定的是小说...

  • 120
    月‖不知江月待何人(一)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是红绡绕梁、仙雾缭绕的姻缘府。 偌大的姻缘树下,一袭红衣却鹤发童颜的青梧正在认认真真的训斥着我。人间话本多有不准,但有一样是说...

  • 120
    与君初相识

    我是一株桃树,生长在青丘的孤山崖上,千年前是,千年后亦如是。只是这漫长而短暂的千年,却让我便成妖,成魔。千年后的孤山,桃花树还在孤零零的立着,不...

  • 月‖江畔何人初见月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我黄泉的茅草屋,屋檐上的长生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亮。长生灯下,是一个修长的身影,一袭月牙白的锦袍,在长生灯下散发着朦胧的光芒。我独...

  • 120
    霜降,最美的遇见

    又是一年霜降,这是我喜欢罗云熙的整整一年。去年霜降的时候,他在《香蜜沉沉烬如霜》中以布星夜神出现,带着一只可爱的小鹿魇兽,以一句:“今日霜降,就...

个人介绍
生命常有缺憾,幸好音乐能续久续长;
成长常有遗憾,幸好文字能温情温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