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我们割掉了绿草和村庄 割掉了身体里的亲人 我灰头发的父亲 最后一次和我对话:他伸出了手 摸了一下我的头 然后是沉默,空气拥过来 那是近午的时候,...

    0.4 4 0 1
  • 日常

    文/离夕 护士交班念到, 危重患者王万福 昨夜11 点38分去世 家属放弃抢救。 大家都不说话 当然沉默和死者关系不大 我扭头看见窗外 一个男人...

  • 春天

    你可以用沉默回答我 也可以用生长 我站在原地: 多年没见的另一个我 他们又遇见了 缓缓抬起头,又低下去了 脚下有尖叫的 雪片的残骸,静静地隐去 ...

  • 他上治疗床的时候 压疼了我的手 我“啊”了一声 这个晚期病人哭着说, “属我每天最麻烦你”。 然后不停地抽搐 我赶紧说,“没事,没事。” 接着又...

  • 不,那些语言之外的

    我们对远方说,晚安 从地下长出的灯 比语言更温暖 不,坚决不去抵达 童年,灰房子上 落满了鸟粪,它们把声音 从天空里带来:花朵出奇地寂静 她们,...

  • 春天里

    我将回到挣扎过的地方 有人顶替了我的名字 站台,我们一个个下 他们还在黑夜里:向前 踏步,青草列队

  • 寻找

    我寻找的人在世上独立行走 比一条河干净 比一座山沉默 如果你见到他 请远离,他是我们的敌人 一生挖坑 等我们跌进去跳舞 直至精疲力尽

  • 诗观

    每个词语都从内心长出 它一定具备某种气息: 铜矿石上发霉的绿斑点 在泥土中沉睡,它带着一种能力 捍卫阳光和空气。 甚至是一段枯枝,弃之坟墓旁 陪...

  • 信昨天已寄出 今天晨雾重重,我看到 树叶回家,一群鸽子迅疾地飞 花了一整个夏天思念 秋已露衰败。我天天擦镜子 也天天擦自己 过程比映像更深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