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业火 四

    白昼。 阳光从斜上方洒下,仿佛黄金凝结的谷粒,打得林叶沙沙作响。灌木和野草在树根附近丛生,在那之间偶尔能见到零星的花簇,但都是些纤小的花...

  • 业火 三

    我很抱歉让你们忍受之前那糟糕的版本。 一张地图。 这是一张暗红色的地图。黑色的碳粉与褐色的纸纹构成了它的基调,而徘徊于其上的则是暗红色的扭曲...

  • 2020-11-02

    我不是有所谓长心的人。 我有点子,常有。我无耐心,常无。 我最近又开始写东西,原以为是自己又有点子,但实际上不是。业火这点子我自来旧有,高中课堂...

  • 业火 二

     战争已经结束了。 起先,那些人自死寂中现身,如同山火,自茫茫山野中不知何处燃起,一路沿向着东方下沉的山风烧来。他们在数不清的小路上如同细微的水...

  • 业火 一

     “两年前,这里的一切都还很复杂。”蓬头垢面的士兵坐在城墙的一截断砖上,两条腿随意地耷拉着。在他挽起的裤脚上方,膝盖处的布料已经磨得泛白,隐约能...

  • 2020-10-31

    “后来我姐姐就自杀了。”他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没有我想象中会有的那种复杂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我试图去花些精力寻找那些可能存在的,关于隐藏情绪...

  • 2020-02-06

    我的手死去了。 在我面前的是一只死去的手——那已经完全失去光泽的皮肤上面,所体现出来的是一种病态的苍白,松弛。我并非在说那是一只苍老的手,事实上...

    1.1 343 3 10
  • 我拿着车票,可能是乘客不算多的缘故,没费什么时间就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行李这一次带得很少,毕竟只是去参加一场葬礼而已,只是随身带了一个背包,很轻松...

  • 父亲把车停进位子里以后,我向车窗外看了一眼。阳光下有人们背着包裹疾走,柏油路上被烤焦的影子软踏踏地拖在地上,缩得极短,像一件丢也丢不掉的行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