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匆匆

    以前 一只牛吃草 一只羊也吃草 一只羊不吃草 他看着花… 如今 吃着草的牛仍在吃草 吃着草的羊仍在吃草 他却在天上 看尽世上所有的花…

  • 2018-04-02

    长久以来,我做着卑劣的梦,一个声音扣着我,为什么活着

  • 2018-03-23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我是凛冽的寒风,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 我是清幽的黎明,弥漫...

  • 鱼羊

    有时村庄很小,就在豆大的灯火里­ 一跳一跳的,寻找夜的边缘­ 寻找月亮拍下的一叠剪影­ 这时很多疲倦的身子倒在炕上­ 没有一滴汗水出来梦游­ 寂...

  • 2018-01-24

    爸爸的菜刀,刚刚完成一场光荣的屠杀 淌汁的肉片、葱翠的青椒,还有迫不急待,想被盛起的鱼一条 厨房的灯光,和爸爸的额头,哪一种更亮,我辨不清 只记...

  • 丧钟镇

    我面前有座山,叹为观止,望而却步这里埋葬了一朵小花明明天快黑了,我却总以为天要亮了我找到了那朵属于我的小花阴郁了好久的天空,终于要放晴了。 一 ...

  • Viva la “90”

    为90后欢呼。从明天开始,90后最后的人也将成年。而我们就成为了一代人。 昨天跟我爸聊到了一个他认识谁谁家的孩子一年里从哈尔滨跑到了青岛有跑到了...

  • 我该去哪。

    该苛责这世界,不够宽容,不能容忍一朵花,张开笑脸般生长,不够细致,不能护佑一朵花身旁远离那些杂乱无章。 我不能说,不能哭,不会笑,不知道痛苦。 ...

  • 孤魂野鬼

    第一眼向下面看去的时候,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见外面喧闹得如同小时候无比喧闹的菜市场一样的声音才注意到一个人。 一个在下面躺着的人,血肉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