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归路

    他把那把名为“思瑜”的剑折了,抛入河中,咕咚两声响,夜重新变得单调起来,月明皎皎,水流滔滔,氤氲着的水汽里欸乃的摇橹声,撑船的老头咕哝着“可惜了...

  • 120
    十面埋伏

    元和十年六月十五日夜,长安全城戒严。我拿着刚写好的诗,向老妪家走去。士兵行色匆匆,我一人走在街上,突兀,但却无人盘查,想来他们是知道我是左拾遗的...

  • 120
    写在深夜惠州

    所有的灯火都熄了吧 见到你们 落寞的 依然落寞 遥远的路途刚刚开始 不要问我往哪里走 我的面前只有一条路 一个人 踏歌而行 就算了吧 夜深了 英...

  • 旧地重游

    一点落白一点雨, 何处潇潇何处行。 花尽风停雨不歇, 也无故人也无晴。

  • 六月述怀

    去年急雨去年风, 落尽木棉落梧桐。 此情此景梦中见, 依旧白白与红红。

  • 120
    《情书》—— 相思休问定何如

    They're both convinced that a sudden passion joined them Such certainty ...

  • 120
    盖茨比为什么那么了不起——关于爱情

    盖茨比信 奉的那盏绿灯,是年复一年在我们眼前渐渐消失的极乐未来。我们始终追它不止,但没有关系——明天我们会跑得更远,把手伸得更长…… 于是我...

个人介绍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