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动的国土【录】

    这饱含着 生命 鲜血的旗 就要展现在 新年的街头 你推着它 走过 小巷和大街 哦 旗帜下的三轮车 分明是我们 一块小小的领土 是我和儿子牵念的 ...

  • 母亲的专列【录】

    这是您惟一的一次乘车 母亲 您躺在车肚子里 像一根火柴那样安详 一生走在地上的母亲 一生背着岁月挪动的母亲 第一次乘车旅行 第一次享受软卧 平静...

  • 仰望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在低处还是高处。每个人都应该于仰望。在平坦开阔的谷底,在此起彼伏的山坳,或是森木林立的群峰,仰起那高贵的头,望一望天空...

  • 其实我,不是诗人

    其实我,不是诗人。那是对自己的告白,我曾是其中的一员,曾是那么美好,曾是那么狂热,也曾在剪短的诗行里流泪,曾在诗行里盛满丰盈的感情。 ...

  • 红色童鞋店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结束一周辛勤的工作,为自己争取到了宝贵的一天,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去那许久未去了街市走走。有或许是平常好强度的工...

  • 鞋店老板娘

    那一个周三的晚上,外面的空气还透着一股凉气,这是开春的季节。我下班后匆忙的打个的士,去往市区。之前只是听别人讲起过,我充满好奇,我还在幻...

  • 父亲

    父亲,在清晨尚未明亮早已出门,一辆破旧的三轮摩托车,一杆很旧很旧的杆秤,几个一捆崭新的布袋,随着一阵轰鸣的声响,出门去了。 父亲每天...

  • 我在工厂上班

    我是一名打工仔,我在这里上班,这里的人员简单,这里的环境优美,我要在这里上班,我已在这里上班。我知道会有诸多不适,这一颠覆我的所有想法。...

  • 让心去旅行

    都市里每天无所谓的忙碌着,不晓得我该在何方,一颗浮躁的心不安的跳跃着,你是在寻找什么,还是想要得到归宿。我曾把你寄托给诗和远方,我曾把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