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一个顶针

    西裤的纽扣掉了,懒得缝,又懒得专门往洗衣店里送。城门虚掩,将就很久,然而凛冬将至,纵是史塔克,也不能再诱敌深入。终于叹口气,翻出一根针来...

  • 大学体育课

    每次想到我的大学,总会想起我们操场想起我们的体育课 大一的第一堂体育课,我们列队完毕,一声哨响,一辆中巴把满怀期待的我们拉到了后山。老师站在一处...

  • 我们为什么来土马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离开了土马。那时我硬着头皮做完了20个演讲,后面的稿子越来越难写,我又恐惧又绝望,因为我会讲的故事都讲完了,我没得玩了,我枯...

  • 读书有毛用

    骗子太多了 从小,他们就骗我,说,书是个好东西。 废话,谁不知道书是个好东西。书可以用来叠飞机,叠piaji,擤鼻涕,连过年我吃的香喷喷的猪头肉...

  • 那时的情书

    “我爱你可是我不敢说我怕我说了就会死去我不怕死我怕我死了没有像我一样爱你” 这是高一入学时学长刻在我桌子上的字歪歪扭扭让桌上那条三八线变得清晰而...

  • 相亲

    今年以来,每次给家里打电话,通报完工作、健康、天气,就是长久的沉默,沉默中,我们都在等,他们在等一个解释。我在等对话结束。长久的沉默后,双方叹息...

  • 豪车风云

    初二那年暑假,我回老家。 我的三叔,买了一辆豪车。一辆让全村老少羡慕的豪车。那淡蓝色的油漆,洋溢着典雅与高贵,内饰硬朗粗犷,像男人性感的胸膛,车...

  • 动物长征记

    王师傅知道,中央大学要搬家了,中央军丢了上海,日本人已经杀过来了,能不走么? 搬家就搬家嘛,无非就是回乡下嘛,来南京之前,他给地主喂牲口。来了南...

  • 她不爱我

    她对我不上心。 小学第一次填表,我问她,妈,我生日是哪天呀。她正在干活,然后愣住了,她想了一会,果断地说, 去问你爸。我爸说,好像是4月16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