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2019-03-05

    曾经努力的活着,然而仅仅是为了让一群懵懂无知的孩童了解迷走神经和颈动脉的差别,也许未来这群孩童中的某个或某几个成为出类拔萃的医生,但是大多数仍然...

  • 2019-03-04

    我必须干这件事情,从这个桌子到那个桌子,因为这是好的,对兔子和她们都是好的。我知道不能忘记,怎么能忘记呢?我仍然记得兔毛柔顺温软,胸腔里急促搏动...

  • 2019-03-03

    刀锋轻轻划过,沿着腹白线,像陷入一块凝脂豆腐,只要稳稳地握着刀柄,手腕下沉轻轻用力,哪里会有痛苦?甚至不会流血。仁慈就是赐予快速的死,让它们离开...

  • 2019-03-01

    它因剧痛而死,由不知哪位温柔不忍、美丽无辜的女孩子所赐。它的恐怖死状侵入一个女孩的梦境,她梦见变成了它,门牙被绳索固定,胸腔打开,露出跳动的心脏...

  • 2019-02-28

    题目:杀掉一只兔子 地狱也不过如此。她们抱着兔子,抚摸白色的长毛,温柔极了,她们赞叹它们的可爱和温良,在90分钟里,怀着这种心慈手软的不忍心和爱...

  • 2019-02-27

    从此只有一个孩子了,我的侄子,像一株花朵儿,像夜里的一颗小星星,救活了我,我们这些人。这是以后的事情了,是在这个孩子出生以后,孩子用他微弱的生命...

  • 2019-02-26

    那个死掉的孩子是永远长眠在地下了,蹦床,音乐和图画书,牛奶蒸虾蛋,脸蛋上的亲吻,她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了。她远离人群,离群索居,吸吮着自己的手指头,...

  • 2019-02-25

    我的手机里有我的侄子的照片,他在蹦床上跳起,双手高举,小腿儿勾着,口水飞在半空中。从照片外就能听到他尖声的大笑,听到他口齿不清地喊我“嗯嗯”,得...

  • 2019-02-24

    我仍然不能文从字顺的写出这些东西,就像我不能心平气和地面对我的母亲。我仍然会悲伤,惋惜和恨,这情绪让我不安,无法继续写作。我想可能要再等一等,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