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三十九楼的风

    室友们很吵的时候,我就跑到阳台吹风,尽管我不知道风能吹走什么,可能连我自己都很难确定,我想要吹走什么。 但有一点我很确定,我需要足够多的钱,多到...

    5.1 739 16 23 1
  • 120
    要怪就怪雨吧

    雨一直下,青苔已蔓延至站台。迟雯收起雨伞,测过身子小心翼翼地走到站台的最前面,那边靠近下水道,急躁的水流冲向井盖,一朵朵水花如同坠入深渊,不知所...

    3.4 862 26 18 1
  • 120
    没有什么为什么

    1.废弃老宅 她不得已才回来,这里不是她的故乡,而是丈夫家的老宅。她灰心地站在已然被自然吞噬掉的院子,还来不及嫌弃这里的颓败,那些乡人以及丈夫的...

    286.5 1224 9 69 1
  • 120
    通灵寄居所

    我是带着恶意淹死那只蜘蛛的,仅仅因为我厌恶蜘蛛这种小动物。 我猜它的触肢刚刚抖落来自花朵上的露水,轻盈地从窗外爬进我的浴室,阳光的线条横在蓝色门...

    10.0 1209 38 33
  • 120
    夜晚的形状

    桑灼曾在祖父的床板下发现过一本书,书名叫《夜晚的形状》,这是他后来才知道的。 当时他以为那不过是一本别国语言的绘本,书名是七种颜色组合成的奇怪符...

    13.0 1155 27 42 2
  • 120
    阴天偶遇

    01 三点后的下午,黄昏还很远,又是个阴天,那些风吹过的地方竟给人一种黄昏的况味。郑召南点燃一根香烟,仰靠在驾驶室里打电话,车子停在翠山公园旁边...

    12.3 1497 34 55 1
  • 120
    最后的拜年

    有一种八宝粥似的亲密熬煮叫做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年的奇妙之处。 我家住在只有一条主街的小镇上,马路对面有一条瀑布河,从西向东流入更远的海...

    16.5 1123 17 55
  • 120
    甜味的诗意实验

    一个人跳完舞,那种肆意的乱舞,孟玄走向椭圆形落地窗前,坐在明亮的有些反光的地板上,感受黄昏时的记忆森林在天空慢慢旋转,如同她的舞步那样漫不经心。...

    16.9 1133 37 28
  • 120
    半夜看星星的女孩

    七月的一个周末,焦琪一觉醒来,发现已经下午两点。醒来后,她在床上赖着不起,饿得前胸贴后背,手本能地捞起电话,想都没想就给新交男友打电话。 “喂,...

    14.6 830 15 3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