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八、和敬清寂(下)

    尤加利很不解。按照杜筱筱的意思,“和”怎么能不是小优想要的?不以“和”,难道以“争”?好姻缘,怎么会以“争”开局?尤加利先是嗤地一声苦笑,转而又...

  • 七、和敬清寂(中)

    那天后来发生的事,尤加利并不曾真正忘记,但每次小优向他提起,他都无法正确回应。她说怎样便是怎样吧,尤加利常常这般想。这并不是出于对个人历史的漫不...

  • 六、和敬清寂(上)

    “和、敬、清、寂。wa-kei-sei-jaku,是这么读没错吧?” “学日文的那个人是你呀。就算你问我,我又怎么晓得?” 从81号登机口走上廊...

  • 一、深夜来客

    “不!罗恩!不要碰那根树枝,那是打人柳啊!”瘦弱的男孩绝望地大喊。顾不上管早已破碎的眼镜,他紧握着魔杖奔跑,想要护在朋友身前——哪怕只是螳臂当车...

  • 五、杨贵妃的梨花(下)

    汤足饭饱,终于到了解签的时候。我们叫了甜点来磨时间(莫青青正色道:“没有甜点怎么能叫一餐完整的饭!”),我觉得时机很适合开口谈正事。 “莫小姐,...

  • 四、杨贵妃的梨花(中)

    第一眼看见莫青青,我就知道她绝不是来相亲的女孩子——穿得太素净了。她穿了一件中式对襟衫,配一条豆绿色及踝长裙。裙子的质地像是丝绸,无风而微微飘摆...

  • 三、杨贵妃的梨花(上)

    “加加,我是二姐呀。”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来。 我飞速地送上一句“二姐你早”,一边点下了手机的“静音”键。接下来,只要把手机放在兜里,戴...

  • 系列说明

    第一次尝试写轻松系列的单元剧类小说。是不是这样就叫轻小说呢?我也不晓得。 起因是我有个好朋友刚刚失恋,而我其实不懂得怎样安慰二十五岁之后失恋的人...

  • 二、石舞台古坟之长眠·下

    “两年之内,我一定会找到一个瘦高男子陪我走纽约巴比伦。他要像白龙一样一直握着我的手,眼神坚定,呼吸从容。”杜筱筱走在纵贯曼哈顿西侧老城区的高空花...

个人介绍
偷偷躲起来写些脑洞,等到回Omega星球的时候卷个包儿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