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笑得越发妖冶,漫不经心道:“你们过来,我跳下去洛。”谁以为谁会那么傻。她的长发在风中舒展,像一朵盛开的黑玫瑰。再不见。他。失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