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8-29

    山中老屋(散文) 野氓 行走他乡,想念家乡,更想念山中老屋。 老屋在大山里,在半山腰上,是爷爷那时买来的,那是财主家守山的屋。 老屋后面的高山,...

  • 2021-08-29

    一坛泥鳅(小说) 野氓 胡枣红在核酸检测点外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脚边放着一个青花瓷坛,里面有两斤多泥鳅。 今天早上六点多的时候,胡枣红就从家里...

  • 2021-08-12

    三十棵芙蓉树(小说) 野氓 一、 到火车站接大一新生时,美术系和音乐系同时爆料,新闻系来了一个高颜值的女生,名叫柳芙蓉。 美术系的说,双眼皮,流...

  • 2021-08-12

    日子在灿烂中流过 野氓 在我的印象中,段姑脸上永远漾着浅笑。 段姑其实是妻子的姑姑,第一次到她家,我们是去看姑父的病。其时姑父已经病重,久治不愈...

  • 2021-08-11

    雾锁铁河 野氓 没有遇见你,只因为行色匆匆;遇见你,只因为轻烟薄雾中你迷人的倩影。 迷蒙烟雾中,河的对面,树林不是树林,房屋不是房屋,只是连成一...

  • 2021-08-11

    沉淀在记忆里的老井(散文) 野氓 漂泊在外,自己是那风筝,老井就是那根细细的线。 从喧嚣的城市中,从疲惫差旅的途中,从获奖的掌声中,从醉酒的朦胧...

  • 2021-08-09

    沩山,忘不掉的是你! 野氓 回到家里了,心还在沩山。 沩山古窑,静卧在沩山村葱郁的青山脚下,小桥流水的月形湾内。昔日养在深闺人未识,如今早已戴上...

  • 2021-08-06

    小黑(小说) 野氓 母亲的记忆力直线下降,出门不带钥匙,那是常有的事,七十多岁的人了,那是难免的。可有时就苦了我。 三月的时候,我正在上班,她打...

  • 2021-08-06

    山界上的油茶树(小说) 野氓 生产队长找到李树森,“县政府贴了公告,明天开始进山摘油茶,我们大队七点开始。你给我把山界上那树油茶全摘了,除了油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