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是京城身份最为尊贵的公主。 皇帝的掌上明珠。 从小娇纵蛮横,生性顽皮,惹是生非。 于是皇帝把自己的贴身暗卫‘影’派去监视她。 看似监视,实则保护。 聪明如她,又何曾不知道父...

  • 紫鸢花

    她初见他那年、她八岁、他十八岁。她是当朝宰相的嫡女、他是她父亲的门客。她坐在秋千架上浅笑嫣然、“你就是父亲新给我请的先生?”小大人似的模样让他忍俊不禁。 十年间、他终于凭宰相...

  • 我恨你

    “从此,我与你再无瓜葛!”她身穿白衣,美若天仙,唯一的缺憾是眼睛上的白布。她极其疲惫地对他说:“司空宇,我这双眼睛和逝去的孩子就算报答了你当年的救命之恩,从此你我互不相欠。”...

  • 只愿君心似我心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萧瑟的秋风卷着枯叶,徐干将又一次黯然了。不知第几次在秋日此...

  • 风华如流沙,苍老是年华(四)

    “好。”他的手扶上她曼妙的腰肢,猛的收紧,让她一个踉跄,扑入怀中,不等她反应,便吻住了她的唇,缠缠绵绵…… “回去乖乖等我。”他抚摸她的发丝,眼中尽是不舍。 “好。”她笑得很...

  • 风华如流沙,苍老是年华(三)

    “你来干什么?”他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我……我……”总不能直接说是来给他跳舞的吧!更不能说是来让他娶她的吧! “我来玩呢,正好遇到熟人,就进来找你了。” 沧梧自然是看出来了...

  • 风华如流沙,苍老是年华(二)

    看他入了神,以至于身后跑来了一只巨型兽也没有察觉。 他突然走进,拥我入怀,一个旋转,一声呵斥。身上清香,入鼻让人心情舒畅,久久不能回神,这些早已将我的心夺去。 “公主抱歉,此...

  • 风华如流沙,苍老是年华 -(一)

    谁在岁月里长长叹息? 一袭红纱垂地,纵有千百白丝盘头,也丝毫不影响她的风华绝代。 “唉……”看着镜中苍老的自己,凤筱筱拂面轻叹。 起身迈步,步步生莲。 “贵妃娘娘,不知找臣有...

  • 青丝散,缘散。

    他是不受宠的皇子,她是丞相之女 她知道,他娶她仅仅只为了皇位。只可惜在一年的花灯会上,她一眼就喜欢上了他。 即便是知道他已有喜欢的女子,她还是求着父亲想要嫁于他。 洞房花烛夜...

  • 三生三世之轮回归(上)4

    (四)低位崛起 一个月后,苏洛烟回复了原本完好无损的身体,而所谓的鸢贵妃也因为穿了正宫红而被处以极刑。皇后也暴病身亡,后宫不可一日无主。苏洛烟便被叫到凌傲跟前做御膳婢女。 ...

  • 下一世,我还为你弹琴跳舞

    她是城中最好的舞娘,他是城中最好的琴师,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听闻,他二人,一见倾心。 那间酒楼因有他的琴,她的舞,名扬全城。 他与她宛如一对神仙眷侣,点缀这小小的酒楼...

  • 没了你,要天下何用?

    她是江湖皆知的妖姬桃花阁阁主,名月如姬。他是夏国鼎鼎大名的皇子,世人即说他无情,可并不知他爱惨了月如姬,名夏墨篱,篱王。 待我君临天下,月儿可愿陪我共享这大好河山,你可愿?她...

  • 妃不如妾

    1 长安四月,雨连绵地下着。 林画未睁眼便听见水滴敲打在瓦片上的声音,她挣扎着醒来,意识模糊。 茶色窗棂,红漆妆台,香炉的烟在桌上袅袅地升起,一派安谧静好的模样。 撑起身子,...

  • 这是你许给我的十里红妆啊

    堂皇的礼堂,本该是宾客满席, 可此时却是悄无一人, 整个大宅都散发着血腥的味道。 女子一袭嫁衣更胜火,肤若白脂, 脸颊红潮,依稀可见她是精心上过了妆, 可此时她却是发丝散落,...

  • “我回来了!”

    那一刻,风雷滚滚,九州颤动。 全天下人都等着他的那一句话。 “我回来了!” 十年前那个让天地万物生灵为之震颤的少年英豪,那个以一己之力与天为敌,斩天道,破苍穹,偏要逆...

  • 纵然新娘不是她,可他的妻子是她亲自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