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软糖”的故事

    1949年的某一天,黑泽明在东京TOHO影院观看稻垣浩的影片《被遗忘的孩子》。片中有这么一幕:一间教室,孩子们都在认真听老师讲课,镜头转到一个角...

  • 听见花儿的呼吸

    我常常面对一朵独自绽放的花儿发呆,仿佛能听见它的呼吸。 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红的、白的、粉的、紫的……寂寞且骄傲地伫立在时光的拐角,但它总能...

  • 120
  • 120
  • 120
  • 120
  • 120
  • 120
  • 我不是江珂的替身

    一个打错的电话 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有其最初源头,这源头可以是人,可以是事,也可以是其它的某种毫不相干的东西……譬如一部小小的电话。 我们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