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九月微涩

    九月了。 落菲妮,也就是我。 抱着吉他,在这座高楼的顶楼,弹着那首我为他而写的歌。 厚厚的刘海遮住了我的眼睛,我看不清天空,却看得到大地。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