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椅子真是有灵气

    (观复馆 明晚期 黄花梨如意云头靠背板南官帽椅) 椅子真是有灵气 我们坐了上去 就坐成了我们原来的样子 岁月清澈的溪流 又将我们带回曾经的时候 ...

    1.5 12 0 1
  • 120
    三观不合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发现三观如此不合,如果坐在一张桌子,大概会动手打起来。没有解释,没有说明……好像走错了集市,满街都是脂粉味,都是二十多到五六十...

  • 120
    春天里

    你一点都没变 就像柔畅的春天 似总有一团春风 在你的身边 春风中 随意地拨弄一下头发 或换了件短袄 今天碰见 走动着小小的半长靴 多么暗合着你的...

    1.4 10 0 1
  • 120
    山上,田间

    山道边有些开花的野树,顺手折了些,分作两束,带到他们那里,希望他们喜欢。山上坐了一会儿,抽了五六枝烟。青烟袅袅,也能看到BR抽烟的样子。睿智,慈...

    1.7 151 1 11
  • 120
    《都挺好》最大的亮点

    看了剧与这个小视频。痛快,喜欢姚晨大嘴,破帚扫一色。面对这样的亲人敬不得,顺不得,糊涂不得,客气不得,也礼貌不得,必须头脑清醒,智慧透彻,火力全...

    2.2 78 0 4
  • 120
    百岁生日的老人

    年轻原来这样看。 年轻意味着简单,清爽,有活力。 意味着带风,哪怕只带一点点—— 还有光鲜,明亮。 还有笑意,智慧。 还有热度,温度。 只要那么...

    3.9 64 0 7
  • 120
    友好景象

    这y花节就搞得不伦不类,还有这树,也种得不伦不类。做点实事好不好?当初种树是要两国友好吧,想清楚,怎么个友好法,从哪里开始着手。这是很艰难又须很...

    3.0 61 1 4
  • 120
    一如既往的灿烂春光里

    两个,都只有十六岁。 一个落进了河里, 投进了河里, 一个落在了水泥地上, 从五楼上一跃而下, 重重地摔到水泥地上。 一个3月21日中午一点, ...

  • 120
    春望两首

    (一) 近看如米远如云, 嫩鲜新绽锦绣成。 轻风摇曳欣欣喜, 谁不如此皆初生。 (二) 忽闻如醉方缠绵, 一缕香暖心生悸。 春色既来即既去, 几...

    4.7 86 1 7
个人介绍
简书,简朴地书写吧



兽眸深情如兽心

2018-03-13 06:28 · 字数 1476 · 阅读 10 ·  日记本

(一)我有个朋友在道上混的,免不了打架,却懒得学搏击术,我以为这才像在道上混的。

不喝奶茶,不管奶茶妹怎样打扮也不喝,因为奶茶妹就是一杯奶茶。糕点店的糕点也一样。

故事也一样。

现在写故事的真比开糕点店奶茶店的还多。

故事,小说,源于经历的思考的东西太多,正常的言语己无法表达了;而不是相反。

糕点店的面包,精美精致到极致,老农粗手一捏,掌心里只有宠物狗的一段狗屎般细小的东西。这就是糕点店的故事。围绕那么条狗屎样的东西做文章讲故事的糕点店技术,就叫精致。

女人太精致了,无法上床。男人太精致了,也无所谓床上床下了。早给精致淘空了。精致,就是这么个妖精。不想看见这样的男女,一定要看,那么就看这样一对男女搞到一起的样子。

你觉得他们会叫床吗?不会的。他们才不买单,更不彼此买单。凡是与真实的人性挨上边的,最后买单的,都是那些心思粗糙简朴而真实的人。就像他们为转基因食油地买单一样。时间久了,也会知道该为谁买单而不该为谁买单。事实上,他们只买一种东西的单,虽然经常搞错了。事实上,许多人就是靠他们活着的。人类靠大地与大地上的农人活着的。

整容,眼皮耷拉挡住视线,拉上一刀吧,倒还可以。做太多了,就想的太多了。谁会多看她一眼?你?我肯定不会。有人得待到与她生下孩子来,才也终会吼一声,马儿呀,吃草来泥地奔跑。

简书顾名思义,简朴的书写,至少包括这一点。


(二)简书的世界很大吧,人数以多少万计吧,各种各样的,尤如海洋。有时能感觉出其中的功利,人为,浮躁。有人十分用心,上进,有追求,用心打造自己的文章,营运文章的品味,业绩。简书中也有各种相关的文字,写心得的,写经验的,晒技巧的,晒成绩的,还有晒收入的,甚至还有写作培训。简书有点公司的味道了?简书的用心与上进,是必须的,只有这样才会越来越好。就这样理解吧。

一个健康的群体,人的多样性必不可缺,包容其多样性是必须的。各种各样的,虽有好恶,井水河水以并存于世。

有种人,非常擅长写作,而且精于世故,种种门道技巧也看得透摸得熟,若生存逐利,也绝不含糊,出类拔萃。但他们的文章并不多,甚至粉丝也并不多。只是写文而已。即为富贵之人,也仍有着寻常人的寻常心。贤人品性,贵人气派,常人难及也。此亦简书世界里的贤贵。此类,千人中有一二即善哉矣。

简书里还有一类人,人数或多,也或少。以为多点才好吧,也难说——现在大学学历百分之一百十几地普及了(考虑到双专业双学位),想多也多不起来了。这类人几乎从不化功夫去了解简书,也没有这方面的眼力精力兴趣吧,只把简书当他她的一个情感树洞,一个自己可说说话的地方。他们不殚精于文章,不竭虑于写作,他们只是需要在这个地方坐一坐,也许他们觉得这里可能会有个理想的愿意听他心声的人。他们只是生活中的自己而已。他们对简书并无所追求,他们也应该是简书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类人吧。此类,百里有二三也好啊。

简书里毕竟写文章的多,沉迷于写作的并没有多少时间精力去看别人写的东西。刚开始接触简书时,觉得它像个大超市,里面有无数的柜台无数的物品。那么,如果超市里面只有站在柜台里的货主,这就有大问题了。……本人也是很偶然地发现,简书里还有一类人,他们完全感性地评论,感性地点赞,感性地关注,却不求关注,不求点赞。你只能通过他们的关注评论点赞发现他们,因为,他们并没写自己的文章,一篇也没有。如果把简书看作一个超市,那么这类人其实很重要。写文章的是鱼,他们就是水。海阔凭鱼跃嘛。若必须注册才能阅文,这类人起码当有十分之三四,简书世界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健康的世界,活水滋生的世界。

还是那句话,简书,简朴地书写吧。第一次看到简书两字时动心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