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想

    坐在车上,抬头一瞥,便见长江那边明亮的层云,连着淡淡的黄色,一路烧尽远方沉沉的黑幕里。暮色将至,却还剩那么默默淡淡的稀薄亮光,融进空气里,吸进肺...

  • 长者能告诉年轻人什么?

    有人问青年教师,你懂得什么呢? 我不曾知道什么,我只能告诉你别人告诉过我的事情以及我的这些年总结出来的不成系统的经验。 有人问他的父亲,年过半百...

  • 宁死不屈还是宁屈不死?

    有些人总是宁死不屈,所以他们真的死了。而我就不一样了,我宁屈不死,所以我活着,且委屈。 宁死不屈与宁屈不死——两种时代精神,两种青年的生命态度 ...

  • 爱你到每一天的眨眼睛

    我睁着浮肿的双眼忍受痛苦, 却仍希望你保持高贵与美丽。 我爱你到骨子里, 所以再也看不出我爱你有多少分量。 因此我做自己, 不问你,不想你,不看...

  • 为什么我不愿去花姐那里

    我不愿去花姐那里去,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从她那里,得不到什么惊奇的思想,而我,恰作为她的磨刀石,砥砺思想,因而她是喜欢听我讲的,可我终究是不爱讲...

  • 金掌柜只掌柜

    这日,金掌柜的蹲在店前抽他那老人烟,全因他这婆娘受不得烟,一闻见便要破口大骂,像极了青年时一脚将他从床上踹下,他倒生气得很——不让上床的婆娘,哪...

  • 读《史记》小感

    史记字数之多,与其分类撰写,每篇每章皆可独立成文有始有终有关。于是,同一件事要不断重复,可见史记不是为了写史,很大部分上或者主要是为了写人。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