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不写了

    不想写了

  • 北京的冬天

    过了穿短袖的时节,刚穿上外套没多久,就感觉薄薄的外套丝毫也不顶用,早上出门下楼时感觉还好,然而推开一楼楼道门,只感觉一股寒气袭来,出小区的时候只...

  • 芦荟

    去年十一回家,看到家里的芦荟长的很好,走的时候忍不住移了几颗,小心的用保鲜膜把根包裹了起了,在家里找了一个遍,没有适合装芦荟的,最后想到用矿泉水...

  • 120
    秋日里的银杏叶

    不知什么时候,小区的银杏就开始落叶了,一阵风吹过,黄色的银杏叶子悠悠的飘落在地上,被保洁大叔的大扫帚扫成一堆,路人踩在上面,沙沙沙的作响,路人刚...

  • 快乐是什么

    刘墉在《超越自己》里面说到“快乐很可能正是在有忧虑、有负担之间所能享有的欣悦,如果真无忧无虑,只怕反不知什么是快乐了!”,事实上也正是这样。 上...

  • 鞋子要配脚,鞋码再准也没用

    我家是卖皮鞋的,经常有客人说,为什么一双鞋,穿起来两只脚感觉大小不一样,我妈就说,鞋都是根据鞋模子做出来的,鞋模子肯定是一样的,之所以穿在脚上感...

  • 我二姐

    我跟二姐从来都不对路,因为我觉得她从小就没让着我,我之前没想过她是不是我亲姐,后来想到以后,就寻思她很有可能不是,当然我是不敢问我爸妈的,因为首...

  • 周边的路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是对周围的环境充满了好奇,刚到北京的时候,上初级培训班,在培训班周围的一个出租屋里住上下铺。上课的时间很紧张,基本上没时间瞎...

  • 120
    家门口的寒暄

    我不喜欢家门口的寒暄,从小就不喜欢,因为我从小就内向,即便街坊邻居都是很熟悉的人,我也不愿意开口。 父亲是一个特别能寒暄的人,走出家门口,周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