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记录

    我对于一切冗长拖沓的反感势必会从对国外作品的阅读转移到自己的创作上来,这使我养成了一种特殊的警惕性。出于这种警觉,我对自己的创作刻意追求轻松流畅...

    0.2 325 4 12
  • 离开简书

    今天是我在简书的最后一天,交接完工作,名正言顺的划划水。 去年四月,我辞去毕业后就可以转正的实习,在出租房里待业。 那段时间的我,每天都有大把的...

  • 高架、河流及烦恼

    我搬进新房子的那天晚上,约了朋友吃饭,借乔迁之名。实际上是向他倾诉我的烦恼,想从他那里要一个答案。 可是烦恼这种东西很玄妙,同一件事情在一些人眼...

    0.1 269 7 15 2
  • 120
    同学录

    我刚刚到家,翻到了这本初中同学录。百感涌上心头,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初中同学在毕业之际对我说的话 第一位 现在还是很抽风,如果你见到我的话,我还是...

  • 预谋的偶遇

    14年夏天,由于暑假太过无聊,便动身到厦门表哥家居住了几天。正好小甘在厦门上学,她们的学校管的严,七月中旬还没放假,得知我来厦门她兴冲冲要充当导...

  • 120
    纪念一家倒闭的便利店

    漕东路最亮的店关门了。 生意太寡淡,货架空落落的。没有包子,没有茶叶蛋,没有关东煮,没有热豆浆和咖啡。因为这些食物永远都卖不出去几份。 店员永远...

  • 这夜派对,离散场还差得远

    他仰头喝尽这杯酒,将巨大的玻璃杯倒扣在吧台上,杯子里剩余的液体抵抗不住引力,凝成几滴水珠,顺着杯壁滑落到杯口在桌面晕成一个模糊的圆。 音乐很吵,...

  • 小学回忆录|乡巴佬进场

    小学三年级以前我在老家乡下读书,山凹凹就一个小学,六个年级的学生加起来不过百人。后来学生流失的更加厉害,等我高中回去再看的时候,老师比学生还多,...

  • 困在上海

    最近发现城市里有超高的地标性建筑物有一个坏处。以港汇恒隆的双塔楼为例,我喜欢把这两幢高楼简称为“两根”,以凸显楼的高度。每天早上拐到漕溪北路上就...

    0.1 376 20 2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