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言碎语(1)

    每到年末,圈里的伙伴们都陆续写出了年终总结文字。有生活篇,有心灵篇,也有工作篇。在这一年,我依然是平平凡凡的,但也是平平安安的。铁打的工...

  • 我爸爸最爱打牌了

    今天的语文课上,学到“出”这个生字时,我鼓励学生用“出”组词语。一个孩子大声说,“出牌”!我顺势说到:“你的爸爸妈妈肯定爱打牌吧!”一下...

  • 二货挨打了

    放学铃刚响过,俩学生娃就上楼到屋了。我正在厨房着急忙慌地演奏锅碗瓢盆交响曲。 娃他爹和俩娃围坐在火炉边弹用餐前奏。 “你...

  • 采一朵格桑花带回家

    藏族小伙子阿布达出差在外,打电话给阿妈说要给阿妈带礼物,问阿妈喜欢什么?阿妈在电话里连声说,我啥都不要,你不要乱花钱。阿布达还是花了两千...

  • 回家和父母聊天去

    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父母家了。 上个周五,儿子放学回来,主动问我,这周不去外婆家吗?看来儿子也想外公外婆了。 周六起了个大早...

  • 那些花儿

    在云南,花简直不是花了,比草还平常。 走出昆明火车站,就撞见一树开得密密匝匝的三角梅。我的家乡,三角梅不是植在花盆里的娇小盆景吗?眼...

  • 遇见你

    (一)用生命唱歌的女子 在大理、丽江这种文艺青年聚集的城市,艺术似乎不再那么阳春白雪,而是成了跌入尘埃的柴米油盐。 ...

  • 火车上的艳遇

    在他捧着川端康成的《雪国》读之前,我是不安的,抱有防备之心的。 安顿好行李和自己后,偷偷地打量了他俩:蓬乱油腻的头发几乎盖严了眼...

  • 老二,咱要像个爷们儿!

    阴雨天气持续了快一个月了。冷空气也在这几天猛然驾到。一向偏爱风度不爱温度的儿子终于不胜冷风的侵袭,感冒了。头疼,轻微发烧。 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