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你卸下了粉底唇膏卸下皮肤隐形眼镜疲惫羽毛卸下一些遗憾你脱下了笑容些许茫然曾在意的美外套脱下唯一内衣全世界只剩下他坐在沙发他没戴领带没带公文包你关...

    0.1 8 0 1
  • 120
    论麻将:我为什么要打麻将

    文\木易 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年轻时我常去拜访本地一位文学编辑。每次去见他,他都忙着打麻将,我很不解的问他天天打麻将不腻么?他说当然不会啊,像你...

  • 120
    Back to it——木易新诗《背对》英译版

    《Back to It》 When tide risingyou should choose to back to the tideBack t...

    1.4 98 2 2
  • 120
    木易:与田亮在拱极楼喝茶谈历史

    你没有见过的河水,朋友是不是在你记忆中流淌那个正午,我们同时朝一个目的地走去城楼上一碗茶照着我们的影子 春天提前了很多天到来在天空中你伸着手涂抹...

    0.6 25 0 3
  • 120
    木易:沉默

    逆光的巨轮,突破辉煌与惨淡岁月懵懂,一壶酒照见夏天的血水拂晓,仿若寂静的枪声再次响彻云层流失的色彩,青春丧失的体温当我,在夏天穿行于城市喧嚣的光...

  • 木易:河口北

    一场难过的雨屈服于祈祷,在心中的秘密基地飘雨的深夜,边境小城释放空虚的微尘凉爽侵染一场苦难,汇聚南方的几瓶啤酒加冰,而后开启模糊的思念,在一次次...

  • 120
    木易:送别胞弟回乡时的遐想

    驱车几百公里,一如静止你的音容时时打开,当我走进你已分割的时空,刺穿这一路的反复无常从你的女友、酒友、同事和妹妹口中我认识了,另一个你。我可没有...

    1.1 46 0 3
  • 木易:我与马松老师

    马松老师个子瘦高,络腮胡,大多时候穿着休闲而宽松,最爱穿件黑色的大衣。不记得从哪年开始蓄起了长发,留了大胡子,一副艺术家派头。他看上去有点儿严肃...

    1.0 33 0 3
  • 120
    木易:我看不出雨和晴朗的悲伤有何不同

    你的手表和家里的剩饭,未成年的孩子刚填写完的工作计划,报销单都交给大哥吧,还有你眼里余留的风景呢水雾般急诊科,凌晨液态的手术室弥散你气息的重症监...

个人介绍
诗人,独立制片人。生于四川会理,现居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