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被“赞”捆绑的新新人类

    过去,我也沉溺于刷朋友圈、空间,每当看到红色的数字越来越大时,不禁两眼放光、瞳孔放大、呼吸加快、肾上腺激素迅速分泌,兴奋又激动,油然而生的满足感...

  • 120
    腐草为萤

    我叫萤缝。 当我还是一枚不谙世事的茧时,常常会在夜晚冰凉的泥土里被冻得瑟瑟发抖,直到我所蛰伏的泥土附近,一株苇草用根须轻轻拥住我,传递来她的温度...

  • 120
    蓝染

    蓝染自己开了门进来。她以为我睡着了。她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边往床这边走边脱掉衬衫,t恤,牛仔裤,内衣。随后,她抓起一件大t恤套上,走到床边把床头灯...

  • 120
    择一菊终老

    我还记得我的老地方,那个方方正正的院子,院子里有一些菊花。 九十年代的红砖头房子侧面有一个池塘,夏天柳絮纷飞,冬日寒风瑟瑟,水清得能看到底部的水...

  • 120
    启蒙的蹊径

    人活着,必要享受繁花似锦,四季轮回;同样,不能缺乏知识的慰藉。书如青翠绿叶上跳动的光斑,细微至深;也似午后咖啡烘焙过的清香,拨动心弦。 书——启...

  • 120
    转变

    繁华街区,十字路口,冷若冰霜的少年,拖着疲惫的身躯从网吧出来。家财万贯又怎样,山珍海味又怎样,钱,能买到幸福么? 偏远山区,草垛谷堆,面带高原红...

  • 120
    你爱着我,以藐视,以沉默

    毛姆有句很有名的话: 世界上最大的折磨莫过于在爱的同时又带着藐视了。 让我感到很难过的是,我们身边特殊的一群人,在爱着我们的同时可能同时看不起“...

  • 120
    等待

    初见面时,冰心问已过而立之年的铁凝,“姑娘,你有男朋友了吗?” “还没找呢!” “很好,你不要找,你要等”,九十岁的冰心淡淡地建议道。 当时的铁...

  • 120
    你终究会慢慢长大

    我还记得去年分手的时候,他的手轻轻在我头上揉了揉,无奈而又温柔的的嗓音轻轻的对我说:你终究要慢慢长大啊。 那是我最爱的语调,就像我无论多么捣蛋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