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胡言乱语(二十三)一封找不到收件人的信

    陌生人: 一 您好!陌生人,请原谅我无法为您署名,因为这是一封找不到收件人的信,(其实只是为我写诗准备的素材)甚至连一个读者都不会有。是的,如您...

  • 胡言乱语(二十一)

    (注:所谓胡言乱语,实则是为写诗而准备的素材) 拉二是一个跳舞的闹钟,那个强忍困意的人满屋子追着它跑,好不容易抓到了,却被烫得双手起泡。有人习惯...

  • 胡言乱语(二十)

    窥21世纪之精神迷途,犹如在垃圾站捂着鼻子喝奶茶。有人称赞垃圾车为盛世的证明,实在有趣。私以为,当今中国的最大特色就是蠢货特别多,并且拥有一定的...

  • 六月的散文诗

    我写诗,是为了给自己陪葬。 旁人谓我诗之阴暗, 怎知那是燃烧过后的灰烬。 我在等一个,愿意剥开我心灵的疯子, 可我,只等来了自己。 ———— 一...

  • 巢湖最孤独的疯子

    忧郁的心呵,你为何不肯安息, 是什么刺得你双脚流血地奔逃…… 你究竟期待着什么? —————尼采《最孤独者》 一 对这个世界,要始终保留一些醉意...

  • 胡言乱语(十九)

    我建议读诗的人应当多读诗,写诗的人应当少读诗。 名言是大众斗鸡眼的聚焦点。 只有风声和潮水能够暂时治愈我精神的孤独和灵魂的饥渴。 当我不再为“好...

  • 附录:创作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谋杀

    本文是基于之前所写的一篇《谈谈诗》修改增补而成,无意讨论什么也并非下定义,仅仅只是表达个人观点。 一 诗是什么?一种诅咒。所有逼迫我写的事物,都...

  • 附录:特拉克尔来拜访我

    反正人,总得忘掉些什么。 他来的时候,实际上我是知道的,想要判断出拜访者的用意,往往从动作上就能看出。此时我正透过猫眼窥视着他,嗯,一个还算有点...

  • 《病态·反抗者》总序

    您好啊,感谢您翻开这本破书。 这本书是我自印的第二部诗集,收录了2015年九月至2017年四月所创作的81首诗以及一部诗剧。其实我原本是打算等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