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怎么了?

    前段时间看《野火》说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沉默纵容那些违法影响你生活的事情,在你身边发生。我在思索着我做黑出租会不会“多事”的报警...

  • 逃离郑州

    一轮明月落入小院里,孤单单的身影坐在正中央,多少次打工的潮水掏空乡村,大概在中国人的眼里只要落叶归根就好,不去在意生命过程。中秋节从郑州“逃离”...

  • 原来我也只是你的力所能及

    在来还没毕业工作之前,那段时光是放纵的,午后的时光只属于半亩塘边的闲愁,坐在学校口口相传的情人坡上,看着夕阳映红半边天。数着大学的无聊,听着陈奕...

  • 关于朋友  是段爱情

    她是我的好朋友,我常常凝视的她的侧脸,她的头发,多希望她是我的,可是她对于我只是最普通的朋友的喜欢,我们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时间距离和本身...

  • 如果能选择谁愿意等待

    手机在桌子上震动,老头的电话说话的却是妈妈,问我一个人在这里好不好,十一回家要记得看姥姥,天凉了冷暖要知道。接下来话锋一转询问感情状况,年轻人最...

  • 心碎不应读文章

    中秋对于游子不是临行密密缝,而是回头再看时候慈母的针针线线寄托思念。我看了博友们写的好多文章,写的都是中秋对家里的想念,以至于有这些思念激发的对...

  • 若不问情为何物

    曾经有一个夏天花开的如此灿烂,一个人的微笑能点亮整个夜晚,然而那却像是流星的一般的笑脸,绚丽而短暂。所谓欢乐聚,离别苦,我应有多少语言,才能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