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孔雀河(10):赫满苍琅的自白(二)

    意料之中地,柔然公主和午伦文渊的婚事吹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淡定地把剑收入了剑鞘,坐在安归殿的大厅里,一言不发。柔然公主脾气上来了,她任...

    0.6 97 0 5
  • 孔雀河(9):命运

    银碗碎了一地,乌黑色的药汤泼墨般洒在了粉色的帐上,远远便听见了三公主任性的哭喊:“我不要!我不要!这药实在是太难喝了!你们快给我拿出去!”宫女们...

  • 孔雀河(8):不速之客

    “快点,艾斯翠亚,快备轿!”待人散尽,三公主便扯着嗓子尖叫起来,她拉着我急冲冲地朝着寝宫门口跑去:“快,快点,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三公主,...

    1.7 81 0 4
  • 120
    孔雀河(7):映雪红梅

    我是第一次知道,被误解的滋味,是如此的难受。 夜风清冷,艾斯翠亚替我熬了暖胃的青稞粥,我将它一口饮尽了,可却还是觉得身子骨是寒的。每当午夜梦回之...

  • 孔雀河(6):赫满苍琅的自白(一)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还只有七岁,他死在了突厥人的手里。消息传来的那一天,整个赫满家族的族人都大惊失色,母亲神情麻木地站在棺材前面,没走几步便昏了过...

  • 孔雀河(5):逆天

    “月落,大凶。”礼毕,我收了权杖,目光寒冷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午伦家族的人们表情顿时失了色,最难看的,自然要属午伦文渊,他手中那支熟悉的绿笛...

    1.4 74 0 2
  • 120
    孔雀河(4):偿还

    老巫女到底是死了。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里,母亲在慌乱中把我拉起来,急急套好了巫袍,然后提着灯将我送到了马车上,临行前,我紧握住她的手,问:“我...

  • 120
    孔雀河(3):赫满将军

    天有些寒了。席卷而起的风沙,薄帐般飘渺而来,这时,我打着寒颤咳了几声,艾斯翠亚眼疾手快地替我披了件衣,她总是那么的贴心:“娘娘,当心着凉。” 我...

  • 孔雀河(2):三公主

    三公主不美,却有一双灵动的大眼,那双眼睛让人一见便心生怜惜,不忍伤害。 三公主不才,却有一位高贵的母亲,卓妃娘娘家世显赫,祖上是开国功臣,又因为...

个人介绍
梦想家

新浪微博:轻飏zy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