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剑来缘》番外  (念珠)

    (一) 香炉起源于何时,尚未有定论,曾有古人说: “古以萧艾达神明而不焚香,故无香炉。今所谓香炉,皆以古人宗庙祭器为之。爵炉则古之爵,狻猊炉则古...

    3.5 305 1 13
  • 《炎熐》第十九章   困兽之斗

    炎昏昏的睡了一天一夜后,终于在第二天的晌午醒了多来,但还是感觉自己虚弱无力,肌肉酸痛。 在目光惺忪的模糊中有一个人影在身前隐约晃动,越来越清...

    0.6 93 0 6
  • 《炎熐》第十二章  便宜行事

    那北方各县已经是毒虫聚集,那县中所剩的百姓也是无一幸免,在一夜之间被毒虫蛰咬,成为那虫体的宿主,在那郡府的官兵到达各县之时,已经是为时已晚。...

    0.6 67 0 6
  • 《炎熐》第十章 恐怖的异象

    “程婴,给我准备笔墨。” “是” 主人于寂夜深处,突凝几语,随轻但如山涧溪水击石,瑟瑟有声,直入后者左右耳。 程婴似乎早有准备,早有所料那突...

  • 《炎熐》第六章  可怕的故事

    老猎人酒足之后便是话也多了起来,山里人所讲的便是山里事,老猎人给炎他们讲这自己进山打猎的所见所闻。他是一个讲故事的好手,设伏笔,埋隐线,精彩...

  • 《炎熐》第五章 进山查探

    二十五个人在备齐进山的干粮和水袋,一些基本的驱虫的药草之后。一字长蛇形的沿着这林间的崎岖的小路进入了那密林之中。 刚开始在这片密林的周边还有...

  • 林夕三笑的风格

    我爱好写作,以孤独自居,以寂寞为伴。 濯三千弱水之一瓢,食天地风尘之一钵。 不贪心不自傲,不浊心与世,不苛求与人。 在天地苍茫间飘飘凌然,在那逝...

  • 《问剑》第五章  荆甘失陷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薛红衣。” 好熟悉的名字啊,可惜自己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已经恢复镇定的公子手牵一匹瘦马,与那红衣女子并排走...

    0.4 73 0 5
  • 《炎熐》第十一章   虫茧里的人

    三人依次穿过华县的城门匾楼,华县的当街主道上昔日的繁华已经荡然无存,街道两侧的铺门紧闭,只有门前的招牌随风乱荡,满街的狼藉,本是果木含笑,米...

    0.6 93 0 5
个人介绍
个人微信公众号:头木鱼写作。本人爱好写作。经常与孤独为伴,与寂寞煮酒。很简单,也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