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当我们谈及死亡

    这个夏天,我二奶死了。 别闹!我把我爷他弟叫二爷,把二爷的媳妇叫二奶,老家都是这么叫的。说到这,我突发奇想,街边店铺门口,投一块钱硬币坐一次的玩...

  • 三个单口喜剧演员的北京一夜

    周五晚,单立人的演出结束,已经快十点了。我和同焱离座,王璐忙完噗哧那边的事情过来与我们汇合。三个人商量着在哪吃个饭,上一次见面还是在笑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