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2017-11-29

    自从爸爸的胃被切掉一部分之后,早餐桌上他就再也不能享受婆婆煎的荷包蛋了。这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有一回,齐民都跟她说:“真奇怪,不就是煎蛋...

  • 2017-11-29

    他是坏人吧?至少算是个敌人。反正,现在的林其既然握着淋漓的手,这么冰冷和无助的手。林其也没得选择,只能把他推到对面去,当他是饿坏人算了—...

  • 2017-11-29

    从小时候起林其就觉得,过年这回事,只有在等待的时候,才最像是过年。心里涨满了期待、欢喜、激动,和想象,以为到了正日子,所有这些期待、欢喜、激动和...

  • 2017-11-29

    时至今日,叶镜还是会忍不住的回忆起这段往事。日子已经过去很久,可狼狈却似乎日久弥新,每当他和她不开心或者相厌时,她总是会想,要是自己当...

  • 2017-11-29

    林其总觉得那时的天空蓝得让人觉得过分,房子的屋顶是红色的,反正是做梦,我也总是来不及怀疑为什么一整个镇子只有这么一栋房子。在林其小的时候...

  • 2017-11-11 - 草稿

    也许是昨晚太过放纵,顾非然一直在熟睡,叶镜不想打扰他,也就倚在床上,随意的任思绪飘散……日上三竿时,顾非然才悠悠醒过来,看着近在眼前的叶镜...

  • 2017-11-08 - 草稿 - 草稿

    “是你家的事,你自己看着办,我已经提醒过你。”顾非然显然已经没有了耐性,丢下生闷气的叶镜径直离开,“上车吧。”也许是绷得太紧,突然被安抚一...

  • 2017-11-08

    阿姨不明白其中原委,只看见叶镜露出浅浅的微笑,也就以为她想通了,听进去了自己的话,“你想通了就好,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了,还有什么事情过不去...

  • 2017-11-06

    叶镜深怕顾非然不能原谅她,她想如果顾非然对此仍有芥蒂,她肯定会哭出来,可是顾非然的话和安抚无形之中给了她很多力量,那一刻,她才真真实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