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他的外号叫钢锥

    我常常想,既然文艺评论家说“文学是人学,人生就是文学的永恒母题”,那么,我写写我在人生历程中所认识的种种人物,种种生活现象,也就有点意思,是吧?...

  • 120
    八子

    今天上午,八子突然跑到我家,连招呼都没打,就问我:“韧叔,我买了社保,万一不在了,可以转到我老婆名下么?” 我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奇怪他怎么会说出...

  • 120
    我想你们幸福〔言情〕

    那天,应老傅约,我们驱车到柑河畔的农家乐小酌。我见一女人正在厨房内低头洗碗,那背影似曾相识,脑际倏然闪过“秦素”两字,她是秦素? 她偶一抬头,吓...

  • 120
    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每当我向简书发出一篇文章之后,就会陷入沉思,作下一篇文章的准备工作。 只要我写的文章对读者有所裨益,其他虚名或虚拟的所谓利益,又与我何干?少些铺...

  • 120
    亲情哪能不连心

    昨夜作文,迟睡,今朝起迟。动笔时,已八点。上学上班、经商者均已出去,大院趋静。 “韧兄,近况恶化,儿子不听话,心情不好,与你联系少了,对不起!”...

  • 120
    野藤无好乱来缠

    小城的夜,是如此宁静。街灯闪烁,行人稀少。偶尔,黎湛线上的火车,响过几声短促的笛鸣。稍后,又万籁俱寂。 隔壁物资局的挂钟,当地响了一声。陈孜瞧了...

  • 120
    人生的园地

    我们还不如去耕种自己的园地。 ——伏尔泰 上午静静地写作,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用笔将自己的思绪写到纸上,留下一行行清清...

  • 120
    远山的念想

    我的友人老陈,才59岁,按常规,年富力强,还能做很多很多事的。谁也想不到,他竟有过十年的糖尿病史。 老陈夫妇,为他们的儿女有个好的生活环境,上省...

  • 120
    芬琪,你还好吗

    我所在的宿舍大院,虽有两百余户人家,多为市井中人,普通劳动者,他们或摆摊做些小生意,或从事建筑施工,帮人装修房屋,种种营生,尽皆劳碌。 他们长年...

个人介绍
雁韧,男,一个珍惜字纸、爱写点短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