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介绍
听说你需要这个网站: http://yytt44.com 点击打开----

---------------------------丧,要么是乡邻的酒席,家乡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游子的归宿了。别人不是这样。他们都有父母,每次回来,不管多晚,都不担心,因为他们知道,父母此刻定是在家中等候,说不定早已准备了一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桌晚餐。有的时候,我也会高高兴兴的回去,跟村里人打招呼,买上一份肉菜,跟他们吃上一个晚餐。更多的时候,每次坐在别人家吃饭,我都会想,这样的场景,在我的家里,在我的厨房,在我的老屋,怕是再也不会存出现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再也没有体会过父母翘首企盼的感觉。父亲在世时,每次务工回来,我总是围绕在他身边,急切的搜寻着今晚的晚餐吃什么菜。我也会在母亲面前撒娇,祈求母亲给我1块钱买冰镇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的饮料。这才是我熟悉的味道,家的味道。但这都过去了,我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恍然不知去处。我自然还可以像以往那样,跑去邻居家蹭饭吃。邻居们人都很好,乡里乡亲的,但是,那终归是别人的家。偶尔落个脚,小住几日,都没有关系。可我明白,我永远不是别人家的人,我是一个没家的人。还是先回老屋看看吧,思考片刻,我下定决定。用了老屋这个词,而不是家。父母不在村里了,那里也不是家了。天色已晚,小镇到村的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面包车司机歇业了,叫了一辆摩托车,回到老屋,我让司机在村口放下车,我想多走走这条路。机会真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