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IP属地:四川
  • 世间万事万物都是矛盾体,人这个复杂的社会关系结合体更是有许多矛盾的方面,共性与个性就是鲜明的一对,中国重共性,抑制个性,培养的是规规矩矩的人才,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工业大背景下,中国也确实很需要这种规规矩矩的人才来建设(主要是量的积累),但发展到急需产业化改革,追求科技创新技术突破的今天,这种人才继续产出只会过剩,而不重视个性培养,导致顶尖人才难以产出,或者难以留下,又会进一步导致科技瓶颈。所以产业化改革和人才培养制度需要配合发展。
    人才培养制度中特别是本科教育,本科教育才是大学中最重要的培养阶段,同时这个阶段也是天才和顶尖人才的摇篮,因为本科教育面对的是刚从人才筛选制度中走出的青年(可塑性很强),本科会有许许多多的领域等待他们,而我们的本科生专业是他们对专业领域一无所知的时候选择的,而且更荒谬的是某专业成绩名列前茅的才能转到他想去的专业,相对这个美国的大学就更好了(当然不同的人才培养制度也是由社会工业发展的大背景决定的,没有更好只有更适合),他们会让学生大一学习各个领域的几门学科,最后自己选择专修哪个专业;而咱们国家更重视研究生教育,研究生教育是标准的工程师的摇篮,恰恰是以前中国飞速发展的时候需要的。所以现阶段人才培养制度改革应该是重心的转移,从研究生教育转移到本科生教育,为什么从咱们国家自己的人才筛选制度中走出的佼佼者大多都是本科或研究生阶段走出自己的国家,由别国大学来培养才能成为顶尖人才呢?希望以后可以看到更多的顶尖本土人才走向世界,而不是如今由别国培养咱们的人才培养至领域顶尖时欢呼:”中国人不比别国差““中国也有顶尖人才”。前者才是真正的民族自信,后者虚伪的民族自信中透露着一丝虚伪。
    逻辑可能不太顺哈哈,随便吐槽一下拙见

    教育的对象是“个人”而非“人”

    利用上厕所的时间,读完了杨鹏写的《狮子、医生与建筑师》(《读书》2017年3月),很受触动。 文中记述了芬兰建筑师阿尔瓦·阿尔托(Alwan Aalto,1898...

个人介绍
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他们站在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