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在2018初

    年岁越是增长 对时间的感知越来越模糊 小时候 一个小时不到的政治课 我们曾经如此煎熬 一课恍如一年 一年又恍如一辈子 时间是如此细碎冗长而具体 ...

  • 120
    迟来的《你的名字》

    去年很多朋友都说 《你的名字》很好看 因为我对这个名字莫名的排斥 推迟了近一年 昨晚才看了这部电影 电影开头 还是很熟悉地道的日漫 看到换身体的...

  • 和虚无感对抗

    以为自己在踱步前行的行人 如同笼子里不断奔跑的小白鼠 不知道自己在原地踏步 如果细心观察就会发现 每个人都会 周期性地陷入茫然 极力想做点什么 ...

  • 120
    《情人》读后

    因为和菜头 我知道了王小波 因为王小波 我知道了杜拉斯 然后荣幸地读到《情人》 看这部小说是个痛苦的过程 一部中篇小说 却看了半个月 小说的每句...

  • 120
    做饭

    始终难以忘怀 那条美味的鱼 弹脆的飘尘菜 那盘糊了花生米 那盘生腥味的肉丝 那句 “幸福就是把你所有东西夺走 再慢慢还给你的过程” 一年后 离开...

  • 迟来的《你的名字》

    去年很多朋友都说 《你的名字》很好看 因为我对这个名字莫名的排斥 推迟了近一年 昨晚才看了这部电影 电影开头 还是很熟悉地道的日漫 看到换身体的...

  • 尸体

    沉浸在虚无感中 不如 做一个尸体 躺下 什么都不用想 什么都不用做 思绪拉成一条细细的毛线 任他凌乱绞缠

  • 尸体

    沉浸在虚无感中 不如 做一个尸体 躺下 什么都不用想 什么都不用做 思绪拉成一条细细的毛线 任他凌乱绞缠

个人介绍
不爱学习的崔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