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临风听暮蝉

    一 我已死去,魂魄附在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口一棵菩提树上。 三百年前,我负伤逃至此地,形神俱残破近毁。 那时,晴空万里,无风无云,有一人...

  • 给粥里加点糖

    01 嫁给周先生之前,唐唐已经知道,将来的他,会是个把生活过成段子的人。 当然,并不是“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

  • 120
    喂,请我吃鲜肉榨菜月饼啊!

    01 赵春从来不介意做备胎,葛苒苒的备胎。 赵春此人,从头到脚皆平平无奇。波澜不兴地混过了大学四年,却在临近毕业时,干了一票大的。以至于今时今日...

  • 120
    田田的异食故事|腊八粥

    一碗迟来的腊八粥 一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故事的开端,总是美好得近乎虚幻。 故事的后来,却终究“曾经沧海难为水,...

  • 120
    外卖

    (一) 我总是在下午3点钟准时醒来。 今天与昨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像我这种靠在网上码字来养活自己的人,写作到凌晨5、6点才睡,是一种日常状态。 ...

  • 120
    丹砂

    一 一日之间,正午时分最妍媚的一抹韶光,拂照在身上,原该是暖的。 一世之间,出嫁时分最华美的一袭红裳,披裹在身上,原该是暖的。 为何此时此地的我...

  • 120
    田田的异食故事|上山采蘼芜

    一 “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 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 “呸!山下的凡人,就读这种东西?”一弯蛾眉倒立,扬手便将那册子丢出门外。回头看了一眼...

  • 120
    田田的异食故事|芙蓉醉

    一 六月末的天,连后半夜也不得凉爽。 我素来睡得浅,自入暑以来,更夜夜几无安眠。支开半扇轩窗,枯坐了一会,终觉烦闷燥热得紧。 眼见晨曦微露,索性...

  • 120
    田田的异食故事|雪耳百合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我要说的这个雪耳,定然不是“雪耳莲子羹”的那个雪耳。雪耳是一只猫,一只通体如墨的黑猫,唯两耳莹白胜雪。 雪耳甫一出生便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