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20

    白织灯在头顶,刺眼的光芒。 谁都想成为唯一,都只不过是过客。 民谣流行摇滚,曲风总在变。 到底是品味变了,还是心变了。 眼睛被恍的刺痛,是否该闭...

  • 哦。

    So unbearable 长大的孩子意味着要自己去承担,过了那个一受委屈就找个怀抱哭的年纪。总想着我该怎样怎样,可是依旧脆弱的无可自拔怎么办。...

  • 渐渐远去的背影

    写在深夜。 一天中,人的想法总是千千万万,我们每天争分夺秒的学习新的技能,而我们自己也需要情感的出口。 第一次在简书上敲下这些文字,因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