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花与叶之死

    珠华满一百岁的那日曾对我说,“哥哥,为什么你长成了我夫君的样子”? 永川之歌 “哥哥,哥哥”,永川河岸上那个一身红衣的女孩再一次飞奔着扑向前方的...

    0.9 160 0 11
  • 谁杀了宙斯?

    文/血木生 老人的咒 “大师,请为神山占卜吧。” 奥林神山的断崖之上,宙斯手执着流光四溢的光之剑,对身旁的东方老人这样道。 老人一手摇了摇手中的...

  • 鸢戈风浔

    文/血木生 鸢戈回来的第二日,我一大早便将那几盒压了许久的螺黛翻了出来,心里想着这些精致的小盒子终于等到了她们的主人。 将那螺黛交到侍官青石的手...

  • 120
    花与叶之死(二)

    叶之歌 母亲从前常说,于永川而言,一千年便是一个轮回。 母亲一千岁那年生我,我一千岁那年,母亲又生了珠华,如今眼见着,珠华也快满千岁了。 她离家...

    2.3 67 1 6
  • 我曾拼命去打一场仗,战争结束后才发现我早已不是局中人。

    血木生 从前很避讳谈起升本的事,总觉得那是我人生经历高考后的又一次失败。 但是现在我想谈一谈。为什么呢,或许是因为我发现我已经与这场战争无关了吧...

    0.1 93 2 4
  • 人熊

    文/血木生 小英今年十岁,小东五岁,他们是这个村子里现有的,最小的一对姐弟。 姐弟俩最爱做的事,就是趴在院子里的石板上数蚂蚁。 小英喜欢个子大些...

  • 那个早恋生子的女孩,你还没老。

    文:血木生 前段时间跟朋友通了个电话,随意闲聊了几句,准备挂断时,她说,“最近没看见小娟晒娃了。”我笑说,“可能是晒累了。”,她就笑着挂断了电话...

    0.1 51 0 1
  • 离家情

    文/血木生 怪我少年热血沸腾 融不进你仓黄的魂 怪你从来默然无语 看不见我离家的情 你是我来到这世上的立身地 你是我远去尘世间的故国里 你是高山...

  • 晚安

    大二的时候,我参加了一次学校的征文比赛。 那篇文章的主题是:写封信给五年后的自己。 我还记得我在文章里面说了这样一句话: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人为...

    0.2 1 0 1
个人介绍
执着的弃梦人,关注微信公众号:羽生血木。
还有很多故事故事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