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花与叶之死(二)

    叶之歌 母亲从前常说,于永川而言,一千年便是一个轮回。 母亲一千岁那年生我,我一千岁那年,母亲又生了珠华,如今眼见着,珠华也快满千岁了。 她离家...

    2.3 67 1 6
  • 我曾拼命去打一场仗,战争结束后才发现我早已不是局中人。

    血木生 从前很避讳谈起升本的事,总觉得那是我人生经历高考后的又一次失败。 但是现在我想谈一谈。为什么呢,或许是因为我发现我已经与这场战争无关了吧...

    0.1 93 2 4
  • 鸢戈风浔

    文/血木生 鸢戈回来的第二日,我一大早便将那几盒压了许久的螺黛翻了出来,心里想着这些精致的小盒子终于等到了她们的主人。 将那螺黛交到侍官青石的手...

  • 风浔鸢戈

    文/血木生 鸢戈回来的这一天,我已等了三年。 睁开眼时,头顶仍是这尾青缎纱帐,窗下晨风吹来时,它曼妙的起舞,那舞姿便是鸢戈的模样。 我知道她会来...

  • 谁杀了宙斯?

    文/血木生 老人的咒 “大师,请为神山占卜吧。” 奥林神山的断崖之上,宙斯手执着流光四溢的光之剑,对身旁的东方老人这样道。 老人一手摇了摇手中的...

  • 蛇妖

    文/血木生 我是一只老妖怪。 生在深山,也长在深山,在这里,我已经修炼了上千年,从来不知山外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但我的妹妹是人类的王后,据说她的...

  • 你的梦

    文/血木生 我相信 你一定有一个关于书写的梦 或是在纸上看一束花开,朝露云海 我相信 你一定有一个关于文学的梦 或是在山间作一首乐曲,聆风听雨 ...

  • 那个早恋生子的女孩,你还没老。

    文:血木生 前段时间跟朋友通了个电话,随意闲聊了几句,准备挂断时,她说,“最近没看见小娟晒娃了。”我笑说,“可能是晒累了。”,她就笑着挂断了电话...

    0.1 50 0 1
  • 玄宇门

    文/血木生 玄宇生于雁荡,也死于雁荡。 他下山时,才只有十七岁。临走前他对师傅说,他定然是要成为江湖闻名的大侠的。 后来,这个惊才绝艳的少年真的...

个人介绍
执着的弃梦人,关注微信公众号:羽生血木。
还有很多故事故事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