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深巷里的远方

    16岁的我和我的16岁 ------------ 或许在这个年龄,大多人和我一样,多多少少认为自己有个不快乐的童年,觉得自己至今为止的人生,全部...

  • 二十年华,流过我和我的她

    一 “我跟你说,你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毛还没长硬呢,就敢跟我牛。老子他妈的有几百万现金的总经理,看你有点工作能力,给你个台阶下。你跟谁学的,给脸...

  • 能给你的,都在这里

    我曾怀疑过自己是否患了某种精神疾病,因为我幻想过无数次你的婚礼。幻想过自己要如何在你的婚礼上泰然自若;幻想过要如何确保那时自己的身边必须要有一个...

  • 后会无期也愿你安好

    我长高了,摩天轮却停了。 年年岁岁从不间断的忧伤,原来来自儿时破灭的美梦。时光记得带走游乐场,却遗忘了停在原地的我,曾经驻足在还不够年龄乘坐的机...

  • 你离开了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一直讨厌北京,这些年带给我的大都是疼痛疲惫,卑微地像虫子一样,看别人脸色生活的我痛恨这城市。但有那么一个时间里,我很想留下来,为一个人,死心塌地...

  • 既然未曾拥有,又何来失去?

    其实,我们从未曾拥有它,也从未曾失去它…… 千禧之年,她二十,我十八;她正就读于西北某大学外语专业四年级,而我刚迎来南方的高三生活;也正是在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