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崔开潮,一次并不太“潮”的演唱

    崔开潮,一次并不太“潮”的演唱 青砖伴瓦漆,白马踏新泥,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屋檐洒雨滴,炊烟袅袅起,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寻寻觅觅,冷...

  • 120
    我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我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此时清晨的阳光正好顺着小路倾泻而下,往日浓密阴翳的林间小径,如同被拉开一道帷幕,我循着一道追光,向那边望去...

  • 这个古镇静悄悄

    “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来了!还不如去荡口或周庄呢。”在饭店里吃饭的时候,一个女人在饭店里高声地说。好像是对家人,可是脸又冲着老板夫妇。“...

  • 这个古镇静悄悄

    “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来了!还不如去荡口或周庄呢。”在饭店里吃饭的时候,一个女人在饭店里高声地说。好像是对家人,可是脸又冲着老板夫妇。“...

  • 向南……

    当动车真的动起来,我的思绪也开始了一次穿越。 一条条铁轨,曾经被凝视傻看过无数次的铁轨,交叉,发散,再收缩,散逸。 高铁...

  • 散文怎么教?

    主题之于散文阅读是一个伪命题,主题是用来分析革命现实主义小说的专用术语,如果非要用来分析散文,也只能分析杨朔风格一类的散文。 散...

个人介绍
一介腐儒,二目散光,三餐少荤,四季都胖,五体不勤,六神尚明,七窍全开,八面且通,久在樊笼,实在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