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2019年10月15日

    早課抄了八零後女詩人馮娜的詩歌《夜晚散步》。我不太喜歡散步,總覺得散步的節奏太慢,雖然自己並不是個雷厲風行的人,但走起路來也常常會脚下生風的。 ...

  • 120
    2019年10月14日

    早課抄了席慕蓉的詩歌《深秋》。過了寒露便已深秋,天高雲淡,秋水澄碧,漫山的红黄褐翠,满耳的秋風瑟瑟。中國的诗歌傳統大多是傷春悲秋,雖然也有慕秋之...

    0.1 64 0 1
  • 120
    2019年10月13日

    早課抄了俄羅斯詩人曼德爾斯塔姆的詩歌《我從苦難和粘涩的深潭中出世》。樂觀而頑强地活着,面對風,面對雨,就像曼德爾斯塔姆一樣“萧瑟秋风打我身邊吹過...

    0.3 76 0 1
  • 120
    2019年10月11日

    早課抄了海子的詩歌《幸福的一日——致秋天的花楸樹》。還是喜歡海子的詩歌,雖然海子已經辞世三十多年了,但或許是同代人的缘故吧,一直覺得能讀懂海子的...

  • 120
    2019年10月10日

    早課抄了奥地利詩人里爾克的詩歌《秋日》。“在巴黎的林蔭街道上,落葉紛飛,恰上心頭。”秋日的熹光裡輕聲誦讀,感覺那詩裡的每一句都曲徑通幽,仿佛在深...

    0.9 99 3 1
  • 120
    2019年10月9日

    早課抄了當代詩人田原的詩歌《十月》。我是通過讀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的詩歌而知道田原的。我喜歡讀谷川俊太郎詩,而且讀得最多的就是田原翻譯的,也該算是...

  • 120
    2019年10月8日

    早課抄了當代詩人黄燦然的詩歌《不上班多好》。我們已經上班幾天了,雖然很凌亂,斷斷續續地上班,斷斷續續地休息,所説的小長假弄得稀碎,但與每天都要上...

  • 120
    2019年10月7日

    早課抄了當代女詩人何向陽的詩歌《出走》。有時我也想出去走走,但最好一個人,並不需要走多遠,近一點的就可以在校園裡溜溜圈;遠一點的找個比較充裕的時...

    0.4 34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