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2021年1月22日

    早课抄了以色列诗人耶胡达·阿米亥的诗歌《我梦见了你》。诗歌是没有国界的,能够打动人心、击中灵魂的诗歌无疑是诗歌中的上上之作。阿米亥的这首小诗让我...

  • 120
    2021年1月20日

    早课抄了当代作家苇岸的诗歌《美好如初》。我知道苇岸不仅是作家还是诗人,而且还是诗人海子的朋友,并且跟我一样都是六零后,我与他们不同的是,他们都是...

  • 120
    2021年1月19日

    早课抄了八零后诗人周鱼的诗歌《那个时刻》。我读诗抄诗没有标准,只要喜欢,哪怕是无名氏的诗歌也要读也要抄,而事实上,中外诗歌上有相当一部分佚名的无...

  • 120
    2021年1月17日

    早课抄了诗人海桑的诗歌《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十一)》。在我的记忆中,海桑应该也是六零后,与我应该算是同一时代的人,因此读他的诗总会有一种被击...

  • 120
    2021年1月16日

    早课抄了张静雯的诗歌《妥协》。不知道张静雯何许人也,但这是抄读的第二首她的诗歌。我非常喜欢的《古诗十九首》就是一群东汉末年的无名诗人的作品,无名...

  • 120
    2021年1月15日

    早课抄了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的诗歌《临别》。有相见就有离别,而临别的那瞬间肯定会是五味杂陈。还是在2016年的大连,短暂的相会之后,没有依依惜别伤...

  • 120
    2021年1月14日

    早课抄了诗人黄灿然的诗歌《相信我》。真的有所谓信任危机吗?我不相信,从不来相信人心惟危,就像当年鲁迅笔下的柔石一样。世事无常,秉性难移,懦弱的人...

  • 120
    2021年1月13日

    早课抄了挪威诗人奥拉夫·H·豪格的诗歌《平常的日子》。早课也好,晚课也好,最初既是自己想坚持做的一件事儿,同时也想带着学生们一起做点事儿,抄诗读...

  • 120
    2021年1月12日

    早课抄了丝绒陨的诗歌《但愿你幸福》。我并不知道丝绒陨是谁,但非常喜欢这首诗,看到诗题时就有一种别样的温馨泛起在心间。“愿你幸福”应该是最普世的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