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克银先生传

    壬辰年十月十七日,克银先生驾鹤西去,辞别亲朋。克银先生乃吾家庭之大家长者也。代先生之家属,致谢嘉宾。先生一世无憾,慨向天叹,扣地无悔。 ...

  • 第五记

    《马桶》 马桶涌出泥石流了, 呆坐在马桶之上 瞬间成了上帝 像是操纵着天地的开关 倾斜而下 上帝醉了 还只是有一瓶啤酒的量 装什么大汉 尿掉了睡去

  • 第三记

    昨晚大醉,不知道是不是算解脱。昨晚写罢朋友圈,想象的开头不是如此,如此写来,我想简单从自己出发说说何为解脱。 呃。。。是时候面对现实...

  • 第二记

    没啥可说,就是个习惯。写一两笔,那是感冒了,嗓子巨疼,多保重,多喝水

  • 120
    第一记

    22路,末班车,人挤,司机放音乐,那些花儿。 看着车窗里的自己新的发型不予相匹配的着装,还要从嘴里挤出那么几句歌词。座位上的大爷直勾勾...

  • 如果可以

    如果可以 ,一条浅蓝色牛仔裤,肥大的毛衣,光着脚丫,淡黄色木地板,没有家具,一部笔记本,一部手机,足够快的网速,几本书,散落一地雪白的稿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