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这一身的繁华兴落,何时不能舍了它去 总有牵绊难离,却不是我不舍得,如我淡漠归尘,总有人曾经千万苦楚也随我去了,并同一世的希冀,不知赋与了黄粱还是...

  • 昨天明天

    那年我一个人在街走。恨得咬牙切齿,若往后四年照旧如此,则以何姿态面对今日? 看看今天闪转腾挪的懦弱样,有什么值得期望。 那年我希望自己能好好活着...

  • 2017-06-03

    我想起一个问题,从我大脑开始思考问题,即初步脱离童年开始,我就始终在后悔自己的决定。然后把不努力归结于环境因素。七年至今,算是恍然惊觉。这样的抱...

  • 未见

    我从始至终只有一个愿望。嗯,愿望,不是理想。我想有一天,可以有不迫切催促着我要做的事,让我可以开开心心的混吃等死。 从一个实际例子来讲,即使我高...

  • 记 十七岁笔——《霸王别姬》观后

    高一那年,同样是班上填体放电影的时候,我在纸上写到:社会磨平大部分人的棱角,使众生泯然。 由我自己来想,这已经颇为可怕了。然而前人多有“吃人的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