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远方的歌】 2017年7月7日

    无忧无虑的禹公子: 这个时候,你刚吃完晚饭收拾好正在村边的水泥公路上散步吧?太阳才刚下山没多久,浅黑的天和地,虫鸣,微风,人家户的灯,白白的路。...

  • 【远方的歌】 2017年7月6日

    过着理想生活的禹公子: 好些天没有给你写信。7月4号下午,我离开了家,在宜宾乘坐K1223列车。今天早上九点多,才终于到了广州。我在火车上,基本...

  • 【白云小城】 第3章 击败他

    玖离稍微给自己疗了一会儿伤,从天空中降下来。在半空,看见巨坑中心有一块还在燃烧的巨石。“嗤嗤”的声响不断传来,然后“刷”一声,整个石头瘫了下去,...

  • 【远方的歌】 2017年7月2日

    晨读中的禹公子: 相当地享受吧?昨天我松懈了啊,玩了两把游戏,挨时间(无所事事,坐等时间过去)挨了很久。做事情有点提不起干劲。这是为什么呢?是不...

  • 明里暗里

    在黑暗里 哪怕是一点光亮 也注意得到 在光明中 却看不见 黑暗里的情形 我在暗处 憧憬着光亮 你只是 光明里的一个行人 20170702

  • 玻璃窗里的你

    玻璃窗外 树那样 高高低低 花那样 疏疏密密 天地那样 无边无际 不知已经困在玻璃窗里的小苍蝇 你 拼命地扇动翅膀 拼命地撞 拼命地挣扎 却怎么...

  • 光年箭

    01 乔松坐在简陋的铁架床上,四处张望着。一旁的美东也跟着他的目光,望向宿舍里已经发黄的白墙,望向墙上挂着的浅蓝的肥大羽绒服,望向天花板上的脏黑...

  • 鸳鸯药

    出生,死亡;出生,生育,死亡。 这是一个大家庭,只一对夫妻,却有六个孩子,八个人,刚好凑齐一桌。康娘是这个家庭的女主人,刚嫁过来,这个家还只他夫...

  • 向晚

    那个时候,一秀还在读高中吧。有一天,天十分阴沉,云层黑压压像是着了墨,又湿又重,颇有墨画的风格,眼看就会落下雨来。一秀却旷了课,一个人独自在校园...

个人介绍
流浪者,业余哲学和文学,喜欢写小说和歪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