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IP属地:江苏
  • 血蝶——STAGE36:羽落

    之后日记还有讲述一些关于血魔法的分析与研究,看得出这位老人近乎穷其一生专注于血魔法上,也不知是对过往战争记忆的深刻还是对米洛狄斯复仇的执念,因为...

  • 血蝶——STAGE103:亡命

    “星辰!”洛依的声音从身旁传来,我慢慢的睁开眼睛, “我说你这家伙,不会是睡过去了吧!”安德鲁大大咧咧的说着, “嗯,差不多了!”对于这所建筑的...

  • 血蝶——STAGE118:幻空星幽

    金色怀表上赫然出现的红色坐标让我急匆匆的离开了品茗轩,对着不断变动的现有坐标,我给自己上了一个疾风术后加速急奔起来,我并不是没有想过在天上飞,只...

  • 钗头凤

    铃声长,怯语还,一壶心事说不完。遥回想,又思量,一杯苦酒,几载自酿。呛,呛,呛! 春易旧,人难留,回首转瞬空拂柳。秋水寒,夜微凉,执念辗转,猝不...

  • 血蝶——STAGE137:你呀你!

    推开门的瞬间,强烈的光线让我睁不开眼,等一切光华散尽时我已经悄然出现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庭院内,青砖瓦,湿青苔,黑色的古风建筑物,还有空气中那股充斥...

  • 血蝶——STAGE43:蜕变

    巨大的熊掌扇来,若要是平时我绝对会闪开,或者应该说除了实力绝对占优,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选择硬抗吧,但是此刻已经狂暴化的我已经没有冷静分析的理智...

  • 血蝶——STAGE149:毕业季

    深秋的萧瑟减少了沃斯菲塔学子们户外运动的热情,即使身体强壮如战士部部众都将每天的体能训练搬进了室内,身娇肉贵的弦音师们更是早早的关闭了社团的大门...

  • 血蝶——STAGE61:落幕的闹剧

    那一刻,我的心跳仿佛止住了一般,那个白衣白裙冷艳空灵的女孩,那个让我感到亏欠良多却再也没有机会好好弥补的女孩,那个命运坎坷却始终在走向祭坛的最后...

  • 血蝶——STAGE76:因果

    偏远的古城,喧嚣的鼓点,城墙下新鲜的血液被浓烈的烟雾熏的发黑,城头上一个男子身着宽松的法师白袍,无限温柔的抱着一个倾城倾国的女子,那是怎样一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