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在这个轻净的蓝天下

    在这个轻净的蓝天下 我难以醒来 无数回旋的三色堇 吮吸,吹散 夏日的暮雨 风摇晃着世纪的鈡摆 花香与雾气萦绕童年的船帆 是歌声唤来一切生命...

  • 现实幻象

    猫在夜里 推弄 黑珍珠 苹果树 陵园 三束莹火 的旁边 梦的边缘 肉体出逃 烈风压迫 无声的蔷薇 幻念尽头 是纷飞的死亡影片。

  • 我唯一的天真

    要想加深对人性的了解,就多去关注政治斗争…昨天看斯大林之死我对人性再度产生畏惧。这是一个凶手审判凶手的世界,只有天真的人才会执拗正义—也因天真而...

  • 我的和平主义

    倘若真有上帝,上帝一定不是帝,仅仅是人类不可捉摸的某种存在,如果上帝有双目,他的目光定然是小的,柔顺的,几乎无欲无求的,凶光只出现在猛兽的眼里。...

  • 多狭小

    多狭小 蛛丝到不了穹天的远道。 多狭小 空想摸不着真理的涂料。 在幽深的井下 我坐怀不乱 竟不晓噬体的镣铐 黑夜的长尾巴 躲避我无心的摸索 四株...

  • 重复是路

    今天的任务是 避免绝望。 我泯紧唇瓣 就吞下一片夜光 重复的悲伤 走不断的街壤 我把手一挥 就弄破了夕阳 只有风跟着我 我的脚步仍在梦洄 只有一...

  • 失落

    在湿了的云 和雪花的乐园 我和羽毛 有相似的心旌 将纷争埋藏 或者 把我安葬 愿笑靥别再消隐 愿诺言真真切切 可惜一切 都如无魂的幻想 天空中只...

  • 出逃

    一边是幽游的雾中花 一边是躁动的空中火 一边是伪善的指中珠 一边是纯真的云中月 我的耳畔走过两个孩子 一个叫理想一个叫生活 勿待我拉高蓑帽 请你...

  • 但愿

    在祈祷的枕沿开始潮湿 在一切酸涩的祝福发芽之前 我须平静 紫蔷薇已经决意淡忘 红玫瑰洗尽光彩 我把遗留的气息缀进记忆 无头的马又在转轮上趔趄 但...

个人介绍
越是明晰,悲惨的现实就越是骚首弄姿
我们像一群盲鱼曳尾摆动疼痛,渊渊游离
活着的火在泯灭之前假造热情
却编织出颤抖的水花
对不起,我不知该对谁言。
因为正是时代的思想占有了我们的思想
活在巨大的幽默里,不但反讽,还要反抗。


自营订阅号:荒谬的一代(荒谬的文/荒谬的人/荒谬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