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初见

    当时光老去 翻开发黄的信笺 褶皱里浸染的渍痕 如同这长长一生里 数不清的悔与恨 而你 刚刚好 在我开始遗忘的时候 再次来到我的梦里 让我记起 那...

  • 120
    路人

    锦穿过匆匆的人流,游戏一般走在前一个人的前面。她总是这样,用略带近视的眼睛看着这个习惯了的模糊的世界。自得其乐。有拿着黑色长柄商务伞的男子,拎棕...

  • 120

    终究,她选择了逃离。 背弃这个城市,背弃爱与恨,逃向远方。 她在空荡荡的巴士上依靠着车窗,看仿佛生活了许久的城市被抛在了身后,心变得轻快,呼吸开...

  • 120
    我累了,请不要叫醒我

    我累了 请允许我安静的睡去 不要叫醒我 飞花已坠, 细雨已逝 我心如止水这世间规则 已无力气看破 戴着面具行走的人们 还怎会记得 记得一条鱼的海...

  • 120
    死亡

    她以为她死了。当门被打开,诺推门进来的那一刻她的脸像花一样迅速绽放又枯萎。 他看了一眼蜷缩在床上的她。以为只是睡着了。他是粗心的人,竟未看到左手...

  • 120
    空白

    浅棉走在南方的冬天里,宽大的咖啡色细线围巾松散的缠绕着脖颈肩臂。有直剌剌的阳光打在沥青马路上,反射的光让人不自觉眯起眼睛。这么一路走着,耳朵里塞...

  • 120
    盛世恋

    (一) 有一天。 跟诺一起在超市购物,站在排的长长的收银台后面,浅棉扭过头对他讲,我想起了一个人。他疑惑的问,谁? 一个在苏州的女人。很漂亮的女...

  • 120
    沐·曲

    他在山下呼唤她的名字。浅棉……回声穿过丛林,草木,穿越时空。想到从此见她不着,他禁不住颤抖。听到从声带发出的音扭曲幻灭,他想要自己平静下来,靠着...

  • 120
    浅棉·舞

    她贪恋记忆,不可饶恕。 她拈花带笑,无知无畏。 她自成一个世界,这里浪漫纯净,天真无邪 她等在出口,期待又担忧。 她是浅棉。 自始至终不知道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