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舅爷当年是飞行员

    假期,陪父亲回南阳去看望舅爷和舅奶。 舅爷是父亲的舅舅,排行老三,我们都叫他“三舅爷”。虽说论辈分父亲喊他舅舅,其实他只比父亲大四岁。尽管只大四...

  • 120
    乘风破浪的船,将要驶向何方?

    历时三个月的《乘风破浪的姐姐》终于结束了,以七位姐姐的成团划上了的句号。可能并不算句号,而是这艘魔幻大船的一个新起点。当大幕拉下,竟有一种在现实...

  • 120
    当世界杯变成了欧洲杯

    世界杯四强席位尘埃落定,四支欧洲劲旅各占一席,南美强队乌拉圭和巴西被淘汰。法、比、克、英,有传统豪门又有新贵。 法国98年拿过冠军,在中场大师齐...

  • 120
    要走的,总要离开

    1/8淘汰赛赛程过半,梅西、C罗走了,西班牙走了,再加上一个丹麦。 阿根廷输得尚算体面,他们和法国一起奉上了一场经典比赛。剧情跌宕,反转再反转,...

  • 120
    让足球的回归足球

    小组赛,总是乱军混战,狼烟四起,冷门频出,一次次颠覆着我们的想象力和心理承受力。于是乎,各种阴谋论、控制论、魔咒论甚嚣尘上。 德国战车翻了,死得...

  • 120
    梅西归来

    今晚,阿根廷队站在了悬崖边。 前两场的糟糕表现让人觉得阿根廷可以卷起铺盖回家了,但尼日利亚队战胜冰岛让阿根廷队在绝境中看到了一线曙光。今晚,阿根...

  • 120
    遇见那个抽象的牛津

    第一次来牛津,就赶上一场纷扬的大雪。 凌晨六点多从希思罗机场坐大巴一路晃悠过来,半路已开始飘雪,到牛津早上八点多,千年古城还未完全睁开惺忪的睡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