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背着玉米芯上学

    昨夜听天气预报说,陕西中部将迎来持续三天的雨雪天气。 一大早出门,我就看到了如往年一般灰灰沉沉、雾气蒙蒙的天空。这是大雪将至的征兆。北方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刻即将来临。 置身于如...

  • 祁连,祁连

    我步入黑夜 水塔下的梦里 我们走向环绕的楼梯 火车呼啸 烟雾里 是苍老的河西 这张骞行过的西域呵 历史的记忆 朔风里 大漠抱定雪山 多少无奈的气息 夹杂鄙夷 是谁竟雕刻心事 ...

  • 去往桑树坪

    夜幕缓缓落下来,山岭之间万籁俱寂。 繁星灿烂。寒风涤荡。 手中的矿泉水瓶已快见底,塑料袋里的干粮——麻花也所剩无多。又冷又饿又渴又累,却迟迟看不到一星半点的烟火。有烟火,就有...

  • 120
    在厦门骑行

    “呵,抬头是你,低头是你,闭上眼睛还是你。” ——舒婷《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从中山路附近的海鲜餐馆出来,已经晚上十点多。和同事们喝了点啤酒,兴致正酣。微风涤荡,夜色醉人。难得...

  • 祁连,祁连

    火车冲入黑夜 河西孤独地点着几盏灯 这张骞曾走过的西域 驼铃走 剑戟藏 黄沙深不可测

  • 既然生了她,就请养下去

    晚上参加一客户举办的座谈会,席间听到一人说,前几天从都市快报上看到一条新闻,一个浑身裸露的婴儿被人从十三楼扔了下来,当场毙命。我心里一紧,脱口而出:人他妈的真坏。我很少爆粗口...

  • 历史与我们的联系

    历史与我们的联系 ——阅读《耀县志》后的一点随想 摇头晃脑地背了那么多年历史课本,年近三十,方发现历史可触可摸,真实而有力。 光绪二十六年,即公元1900年,庚子赔款,耀州每...

  • 120
    秦皇路上的车祸

    周一一大早,和老板、同事S去文林路旁的客户处开会。 车快要行驶到体育场十字时,正从秦皇路左侧车道向右变道的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减速不及,径直撞向我们的吉普车,左侧车门立地被拉...

  • 走出思想的地畔

    想写这篇文章其实很久了。迟迟没有动笔,最重要的是我没有走出自己。我无意识地给自己画了一个圈,并把自己禁锢在那里。就好像我曾经做过的一个梦,田野里遍布人头高的蒿草,可我就是走不...

个人介绍
一个通驴性的人。